雁丘

美食应该有温度

冷暴力

  水苒坐在椅子上,书桌上铺着高考复习资料,手上握着水笔。
  十分钟前,水苒的父母回到家,母亲开始做午饭,厨房里丁丁当当。
  水苒弟弟也回来了,跑上楼进了房开电脑玩。而在十分钟前进门前,他正对母亲说他很饿,不等父亲回来,要先吃饭。
  水苒家一直是聚齐才开饭,大人出去赴宴除外。
  现在,楼下母亲的破口大骂声如刀锋割着所有人的耳膜,水苒以前试过,邻居两家都能听得见。
  毕竟没有隔音设备。
  现在母亲在骂弟弟整天玩电脑,说什么饿,饿死才好,就玩电脑不饿……
  弟弟伏在电脑前,一米八多的身高,散光的眼睛没带眼镜,脊背弯得可以前胸贴上大腿,正在打火线还是CF,水苒没玩网游,不知道。
  楼下的骂声更见激烈,已经蔓延到两个妹妹身上:
  整一早上就干这么点,够你吃够你喝?自家活不抢着干,我上辈子欠你们的……
  妹妹领了手工活在家里做。
  水苒的父母都有个喜好,骂一个孩子不过瘾,每次都要把所有孩子都骂一遍。
  现在在骂水苒。
  她准高三,父母在饭桌上的话题,除了大学志愿就是谁谁家的谁考了哪里,谁复读完反而跌了高考分……
  水苒其实很理解父母的心理。
  这种话从水苒小学毕业就念到水苒高中,从未换过,词句修辞如出一辙,听见上句知道下句,水苒经常听到尴尬。
  尴尬的事情不止这件。
  譬如楼下正指桑骂槐:看什么小说,考试考吗?以后成绩出来了哭死才知道……
  并不像骂弟弟妹妹一样指名道姓,母亲曾经跟她聊天的时候说起过:这么大人了还让父母骂,以后嫁不出去,邻里家坊都没名声。
  那语气用词尖酸刻薄得水苒以为他们前世是仇人。
  父亲和着腔:我辛辛苦苦挣这血汗钱干什么?咱俩二十年后死了干净,也不让人家记恨……
  水苒喜欢写东西,当然也喜欢看书。小时候,父母除了作文选之外,从不买任何书籍给她看。
  高中了,水苒住宿,经常把食宿费省下来一点,买书。
  有一次回家,带了十多本,被父母骂了一下午。
  那是她暑假放假回家。
  之后,回家的水苒发现,书被画了涂鸦,撕了扉页,丢散在家里各个角落。
  厕所浴室,床下桌上,乱得可以
  母亲骂她没收好自己东西,把家里搞得一团乱,让客人看见不知道多丢他们脸。
  书,水苒住校离家前收在箱里,一本本排得很整齐,还拿书立隔好了。
  弟弟妹妹拿去看,顺手毁了书,丢乱,最后她回家,被骂。
  水苒心里在骂粗话。但是不能说出来。一整天阴着脸。
  于是父亲说她不像个女孩子,死气沉沉,看那谁家女儿十几岁已经当妈了,她还一点人情世故都不懂。
  水苒是在乡镇出身,父母是农民,现在搞手工。
  十几岁当妈的那个女孩子,她听过。被初中老师搞大肚子,生孩子的时候十五岁。现在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妈妈。
  有点讽刺。她父亲拿这种话刺她,以为她什么都不知道。
  但是水苒父母确实不是那种虐待孩子的人。他们很爱孩子,不过每每都以骂开始以骂结束。
  小学毕业后所有孩子都不曾被打了,代以骂。
  有时候水苒觉得不如打一场好。
  被血缘至亲当仇人一样咒骂,她的父母的观点是骂又不会掉块肉,但是水苒知道,包括她自己在内,家里的弟弟妹妹都跟父母很有嫌隙了。
  水苒家很注重孝道的教育,有时候父亲看不顺眼就骂他们不孝顺。
  四个孩子噤了声,父亲往往火更大,最后总要全部骂一通才算完事。
  然后小的弟弟妹妹会在父母背后把他们骂的话骂回去,包括:丢你脸,我给你还债的吗?
  小孩子看事情其实不像大人想的那么简单。
  水苒的弟弟妹妹很顽皮,但都很孝顺,父母生日,父亲节母亲节,从来不会忘记,拿自己打工偷偷留下的钱去给父母买礼物;父母事不顺的时候会嬉皮笑脸地逗他们开心。
  明明彼此都出自好意,但却都伤得一地血泪。
  交流,亲子交流是有的,一般是这样:
  你有什么事情都跟父母说,你还小不跟我们说,自己做决定一定要吃亏。
  你觉得你们班有没有哪个男/女孩子很好啊?
  你刚刚打电话跟同学聊天吗,男的女的?家里干什么的?
  ……
  如此种种。
  父母文化水平都不高,但他们赶在新旧教育交接段,也很希望能跟自己小孩好好交流。但这种试探的话,从来只会伤人心。
  无可奈何。
  水苒听到楼下只剩下器物的碰撞声。这波讽刺咒骂算是过了。
  还得看父母心情如何。
  晚上说不定还要再爆发一次。
  水苒安静地坐在桌前,这样想着。
  
  

评论(2)

热度(32)